Global Oriental Vision is a non-profit student organization founded by Chinese overseas students. We are dedicated to building a platform of communication for students studying abroad. Our mission is to facilitate information-exchange and experience-sharing among these students, in the form of this website, conferences, and volunteering trips. GOVision will also have its own blogging system and encyclopedia in the future.
Have any question? Something is not clear enough? We reply on all questions with our New Student Mentorship Program.
We are here to help you.
  • 21 Sussex Ave, Toronto, Ontario
  • govisionhr@gmail.com

一战后的美国,年轻人没有梦想,没有偶像,没有希望, 海明威称他们是“失落的一代人”(“The Lost Generation”)

中国的一代人出生于92后的南巡讲话,成长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风口浪尖。财富的积累,超过了思想的进步。

这一代的人们身上都有着一样的标签 – 90后、独生子女、中产阶级、理想远大、出国留学、孤独寂寞、经不起打击……

过着一样的生活 – 微信、海淘、信用卡、酒吧、西餐、周杰伦、旅游……

而这一代经常被形容成 – 自以为是、不切实际、好高骛远、任性、卖萌……

也是这一代人从来理解不了大人们嘴里的 “苦日子”是什么样子,也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我行我素。

这一代人,认为生活本该如此,成功就要如此实现,努力一定会有结果;而这一代人却没有问过:为何我能过上如此这般的生活,为何我总会得到应有的帮助,为何我如此的幸运与幸福,更没有质疑过自己这般“理所应得”(entitled)。

这一代人是中国最幸运的一代孩子,这一代人也是中国最孤独的一代孩子;这一代人是中国最会享受物质生活的一代孩子,这一代人也是中国内心最空虚的一代孩子;这一代人是中国最有梦想的一代孩子,这一代人也是中国最没有理想的一代孩子;这一代人是中国最聪明的一代孩子,这一代人也是中国最“傻萌”的一代孩子。

《“理所应当”的一代人 》不是对90后的批评与指责,而是90后这一代人的自我救赎。

“理所应当” Entitlement “Entitlement – the fact of having a right to something”表示有权力做某件事情的事实,我们暂且把它翻译成“理所应当”。这个词在英语生活中更多的表示特权阶级对于自己已有的种种权利的忽视以及不当回事的态度。比如说一个白种昂格鲁撒克森贵族的小孩会认为自己7年级开始就要像他的祖辈一样,上贵族私立学校,夏天到度假小木屋过周末,冬天去阿尔卑斯山滑雪。这些自己已有的特权是他的出生的子宫决定好的事情,而从不怀疑为何他值得拥有这些的超乎常人想象的生活。

中国真正的经济成长来自于2003年后,随着房地产以及能源行业的市场开放,成百万努力工作的中国老百姓屌丝逆袭成为了老富帅、老富美。而改革开放30年的财富积累远远超过了任何人类历

史的纪录。中国13亿人口的市场深度,决定了在各行各业里只要在合适的时间做了合适的事情,这个人的财富积累将是多么的客观。 中国第一代的财富就是这样诞生了。第一代财富经常被冠以“新钱” (new money)一说,相之对应的是“老钱”(old money)表示是三代以上的财富,而可以花到的钱一定是祖辈传过来的而不是自己积累下来带着原罪的原始资本。新钱的最大体现莫过于要向世界证明他们终于挣到了钱。豪宅、名车以及很具中国特色的“二奶”、“小蜜”都是在展现他们的消费水平。人们更倾向于买很多没有用的东西,除了商品的商标可以作为炫耀他们银行账户的标志。其次是社会信息量的过载。光纤网络的入户,4G流量的普及,一手一部的智能手机,iPhone, iPod以及形形色色的智能应用无疑为这代人提供了对信息获取的入口。这代人可能连BP机是什么都不知道,更不要提什么是文曲星与商务通。在随手可以触即到的任何信息的时代,“理所当然”一代当然有他们的底气来证明“你们说的我都知道”以及“你们根本不知道我知道”。微信朋友圈的无疑是他们的新闻联播,各种聊天群组就是他们谈天论道的Agora(古希腊智者论道的广场)。心灵鸡汤和仁波切们是他们的人生导师,明星和大佬们的生活也全部了如指掌。小到路边麻辣小龙虾的团购价格,到阿里巴巴的市值;从周杰伦妈妈的名字,到奥朗德女朋友的名字。事实上,我们真得很难知道这一代人到底什么是他们不知道的。更确切的说,只要是这代人想知道的就没有他们不能知道的(例如草*社区)。

财富的激增以及信息的爆炸,无疑让这一代孩子成为了新中国的第一代彻头彻尾中产阶级。他们的童年记忆中的平房棚户早已被摩天大楼代替,出门的“面的”已经变成了今天的“滴滴(打车)”,大院里玩沙子的游戏消逝在了iPad的屏幕里。他们可能不曾记得父母曾经为了几毛钱和路边板车上的小贩砍价,但他们一定知道上聚美优品买化妆品;他们记忆里似乎更加模糊什么是衣服上的补丁,但一定知道范思哲,纪梵希;他们可能没有吃过稻香村的糕点但一定知道马卡龙是少女的酥胸;他们可能并不知道世界的第一座银行是在平遥古城,但他们一定知道华尔街才是世界的金融中心;他们可能不知道,但也似乎没有什么他们不可以不知道。

不珍惜是因为来的太容易。 其实这一代人只是不知道抑或根本没有机会去了解这些的来之不易。

中国改革开放的成绩,来自于每一个勤劳努力的个体。这些人可能从地铁站门口拉黑车做起,这些人也可以能是“个体户”出身,这些⼈人可能高居庙堂,这些人也可能弃官投身商海。成千万的中国中产阶级家庭离不开呕心沥血的拼搏才过上今天的好日子。 而这些人一样的是都不想让自己的孩子走自己走过的弯路,吃下自己曾经吃过的苦楚。无论是商场的逐利还是官场的势力,他们经历的太多太多。 太多到他们自己都不愿意再去看到当年的失意,自然而然新一代人不了解了幸福的来之不易。

“理所当然”一代也就理所当然地将努力与刻苦画上了等号,前者是对目标的能动力后者是将手插在泥土里的拼搏。也就理所当然地将潇洒等同于消费,前者是生活品质与格调后者只是得到这些的一种途径。将成功等同于成绩,前者是社会的认可而后者是客观规则的肯定。更理所应当地将梦想等同于理想,梦想如泡影而理想需要一步一步埋头奋进。

“理所应当”一代是幸福的一代,他们多数只是独生子女,一大家子围着一个孩子作为宇宙的中心,有求必应。尽管从小到大都在承受着竞争的压力,课外补习班,钢琴考级,剑桥英语,中考,高考到出国考,但这一代人能够触及到几乎可以想象到的所有资源。病了有爷爷奶奶的照顾,下学很多人会被小轿车接走,功课吃力有家教,自己有着单独的卧室以及个人隐私。上一代人总会说,生在福中不知福。因为新一代人无法想象出合居的四合院,宿舍一般的筒子楼更想象不到很多父母在上个世纪根本不敢想象自己在有生之年可以买上私家汽车。

“理所应当”一代缺失最容易的失败的一代。这一代初出茅庐的“呆萌”们完全不理解社会的残酷与弱肉强食的血腥。上一代人狼性的拼搏到了这一代被优越的环境突变成了一只只哈士奇。他们只是没有准备好,而社会的发展时代的进步没有给任何人时间去准备。从上大学开始,他们开始质疑了社会的黑暗,学生会选举的内幕,竞选党员的拉帮结派,谈恋爱还是约不约的摇摆。从步入工作岗位,他们才第一次知道了金钱的来之不易,第一次知道父母的无限供给来自于一次次的加班,一次次的帮领导当酒,一次次的对自我价值的质疑还有打碎牙往肚子里咽的委屈。结婚生子时候才发现,恋爱与结婚也许不是一个定义。

这一代的人定将成为中国的未来,物质的坚定基础给他们高层建筑的资本。这一代人的成才不再需要外界环境的时势造英雄,这代人的成就定将来自于这一代人自我的救赎。

当这一代人开始质疑自我何德何能得到今天的生活的时候,这一代人会感恩当下的幸福,努力的拼搏而获得自己的应得;当这一代人开始怀疑自我为何我的可以得到幸运眷顾的时候,这一代人定将理解机会永远向准备好的人开放,而再接再厉的为自己的目标奋斗;当这一代人开始否定自己的无所不能的时候,这一代人一定可以开始充实自己寻找合作的伙伴,将团队精神发扬光大;当这一代人停止对社会的不公愤世嫉俗的时候,这一代人一定可以找到让世界更加美好的办法并为其奋斗终生;当这一代人不在空谈梦想的时候,这一代人一定可以走出肥沃的温室,接受社会的历练与挫折从而成为一个更加强大真实的自我。

这是最美好的一代人,这也是最苦恼的一代人。

这是最热闹的一代人,这也是最寂寞的一代人。

这是最有正能量的一代人,这也是最质疑自我的一代人。

这一代人的自我救赎,是在缤纷的世界中找到最真实的本我。 如一只一步一步往前爬的毛毛虫一样,一次一次地历练一次次地蜕皮。 终究化为美丽的蝴蝶,将满满的正能量与美丽的自己带给整个世界。


职场万人迷的11个秘密